当前位置: 首页 > 平津战役英烈谱

平津战役英烈谱

尤瞎混

尤瞎混,平津战役期间任华北军区第4纵队第32团6连班长。

1948年12月,尤瞎混在新保安战斗中率先登城,为部队开辟通道,光荣牺牲。

烈士英名录

张忠富

 张忠富,平津战役期间为东北野战军8纵某部战士。 

 张忠富,1949年在突破民权门的战斗中,冲锋在前,光荣牺牲,被追授“登城英雄”称号。


张云亭

张云亭,平津战役期间任东北野战军特纵战车团1营2连政治指导员。
天津战役时,张云亭所在战车2连配合东野2纵担任西面攻击任务,相继攻占自来水厂、鼓楼。在攻打海光寺的战斗中,天渐渐黑了,为了步兵顺利前进,精确打击敌人火力目标,他不顾个人安危,不惜暴露在敌人火力之下,或打开手枪孔,或将身体探出炮塔外进行观察指挥,不幸中弹牺牲,年仅25岁。
2003年,一位天津市民整修危房时在屋角墙边处发现了张云亭被埋藏了半个多世纪的墓碑,为了不让烈士的墓碑再度流落,群众将这块墓碑捐献给平津战役纪念馆。


王玉龙

王玉龙,平津战役期间任东北野战军1纵2师4团1营3连1排副排长。
    1949年1月14日总攻开始后,王玉龙连队担任着突破任务,由于连续3次爆破的成功,战士们的士气越打越猛,手榴弹炸得敌人血肉横飞。在第一名、第二名红旗手相继倒下的千钧一发之际,他毫不迟疑地拿起倒下的红旗冲向突破口。红旗又一次在城墙上空飘起,敌人集中所有火力向王玉龙打来,红旗被打的千疮百孔,王玉龙也成了血人,最后因腹部中弹,流血过多而光荣牺牲,年仅24岁。

王士鑫

王士鑫,平津战役期间任华北人民政府驻归绥联络处工作组组长。
    1949年7月,王士鑫和联络处4人执行任务返回途中,被3个国民党特务拦截搜查.见搜查无果,特务们恼羞成怒,突然向他们投出两颗手榴弹,王士鑫等人身受重伤。特务们看到仍未得逞,就继续用步枪向他们射击。王士鑫被子弹打穿了腹部,倒在血泊中。
    联络处其他人员闻讯后立即赶来,将王士鑫等人送到附近的医院。特务们威胁医院,不准大夫施救。经联络处人员与绥远当局多次交涉,一直拖延到晚上8时才给王士鑫做手术,此时他已奄奄一息。临终前,他握着赶到医院的联络处处长潘纪文的手,吃力地说:“为了党的事业,为了绥远200万各族人民的解放,我死了也是光荣的。”当晚,王士鑫牺牲,年仅21岁。

孙跃东

孙跃东,平津战役期间任东野2纵5师山炮营3连6班班长。
    天津攻坚作战打响后,孙跃东率全班携带日造四一式山炮,随第15团3营从和平门一带突人城内,掩护步兵巷战。14日夜,当他们攻至北大关竹竿巷附近时,遭到占据大楼敌人和周围十余个碉堡的顽强火力阻击。在此情况下,孙跃东决定用山炮逐个摧毁敌火力点。在他的指挥下,战士们连发13颗炮弹,摧毁敌11个主要火力点,但楼顶的机枪仍在顽强抵抗。正当火炮向敌人机枪准备轰击时,一发炮弹打来,孙跃东与另两名战士壮烈牺牲,年仅25岁。


戚殿文

戚殿文,平津战役期间任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第35团第5连指导员。
    1948年,在张家口追歼战中,戚殿文率领全连同志,冒着寒风凛冽,大雪纷飞,不顾疲劳饥饿,急行军30多公里,6次趟过没膝的冰河,棉衣裤都湿透结冰,一天一夜没有进食进水,占领陶赖庙西南小山,把敌人两个师的兵力堵在山沟里,自己的部队没有一人掉队或失去联络,始终跑在最前面担任堵击任务。在陶赖庙一线战斗中,5连3排负责驻守的南小山是必争之地,戚殿文以及时有力的政治鼓动,激励指战员奋勇杀敌。他所率的部队坚守阵地7小时,成功打退敌人12次冲击。在亲自带领小组实施反冲击时,戚殿文光荣牺牲。

聂合

聂合,平津战役期间为东北野战军第1纵队第4团战士。
    在天津攻坚战中,聂合勇猛冲击,率先登上城墙突破口打退国民党守军的反扑,在胸膛中弹的情况下,用炸药包炸毁守军阵地,壮烈牺牲。

马占海

马占海,平津战役期间任东北野战军8纵47师71团尖刀7连指导员。
    在天津战役前,他曾和几个战士打赌,攻下金汤桥连队改善伙食时,他如果吃不了20个包子,就给大家唱10支家乡小调。在攻打金汤桥战斗中,他率先冲锋在前,首先冲上金汤桥,为了将红旗插在桥上被流弹击中,壮烈牺牲。

罗玉生

罗玉生,平津战役期间任冀热察军区营长。
    1948年,罗玉生在康庄至新保安的破交战中,率领全营英勇奋战,顶住数倍敌军的进攻,完成了作战任务,战斗中光荣牺牲。

刘殿海


刘殿海,平津战役期间任东北野战军1纵1师1团某连排长。
    1949年扫清外围据点山西义地战斗中,刘殿海英勇沉着,手持爆破筒,带领全排冲入国民党守军前沿阵地,在连续实施爆破中头部负伤光荣牺牲。

刘保洪

刘保洪,平津战役期间任东北野战军1纵1师2团3营营长。
    天津战役中,刘保洪率3营同兄弟部队一起包围了耀华中学。学校内驻有敌43师师部,129团和1个炮兵营,是天津守敌核心工事之一。我炮兵连用6发炮弹炸开大门后,刘保洪即率部队冲进大院。部队刚接近正面一座大楼,即遭敌火力疯狂拦阻。他立即命令机炮连用所有火力压制敌人,7连趁机炸毁了楼下用沙袋垒起来的圆形工事,冲进楼里与敌人逐屋争夺。就在战斗即将胜利结束时,一发炮弹落在身旁,刘保洪英勇牺牲。


梁振江

梁振江,平津战役期间任华北军区第3纵队第20团副连长。
    1948年,在新保安作战中,梁振江在侦察敌情时被敌发现,为掩护战士带走俘虏,自己壮烈牺牲。

兰玉山

兰玉山,平津战役期间任遵化万人担架3团团长。
    平津战役中,为了便于指挥和观察敌情,兰玉山带着队员在街中心一边前进,一边督促队伍跑步闯出封锁区。突然一排炮弹呼啸而来,兰玉山胸部和右胳膊被炸伤,十几个队员也都受伤倒地。兰玉山咬牙强忍巨痛,继续留在战场。这时,又一块弹片击中了他的后脑,兰玉山不幸牺牲,年仅28岁。

康纪元

康纪元,平津战役期间为北平地下党员。
    平津战役期间,康纪元在昌平地区领导学生运动。他冒着生命危险为人民解放军传送情报,后被叛徒出卖,惨遭杀害。

嘎亚巴斯

 嘎亚巴斯,平津战役期间任内蒙古骑兵第16师第64团第3连副班长。
    1948年,在张家口围歼战中,嘎亚巴斯带领全班奋勇冲杀,胸部中弹后仍对敌军紧追不舍,最后光荣牺牲。

张同新

张同新,平津战役期间任东北野战军第5纵队第13师第37团政治委员。 

    1948年12月的北平丰台阻击战中,张同新一直随3营行动。此时3营虽然多次击退敌人进攻,但伤亡过半。敌方正面进攻的是国民党华北“剿总”刚投过来的94军一个主力师,几道防线被突破,我军做最后顽强阻击,枪声和手榴弹爆炸声混成一片。 

    这时从广安门方向冲来一辆铁甲列车,车上机炮、机枪打出密集的弹雨,像灼热的蜂群撕扯着我军阵地。顿时,阵地上被打得飞沙走石,有的子弹甚至打到了3营侧后纵队指挥所的大砖窑上。显然,这是敌人看正面攻不动,妄图从铁路突围。张同新命令:立即炸掉铁路!9连长带领战士上去了;3营长带领战士上去了,他们都被打倒在铁路上。装甲列车轰隆隆向我阵地疾驶过来,眼看就要突破我军防线,形势异常严峻。张同新一面组织火力射杀火车后面的步兵,一面请求纵队炮兵支援,随后率部队向敌人发起反击。突然,一颗炮弹在身边爆炸,张同新壮烈牺牲。

吴志玉

 吴志玉,平津战役期间任东北野战军第10纵兑独立8师第1团团长。 

    辽沈战役胜利结束,第四野战军奉命进关,参加平津战役。吴志玉所在部队从热河绕道,经冷口进关,直插廊坊,截断北平至天津的铁路交通线。1949年1月14日,天津战役开始。当攻城部队突破敌人第一道防线,向纵深发展时,吴志玉所在的指挥所被敌人的炮火击中,当场牺牲,时年38岁。现安葬于华北军区烈士陵园。

王谷

 王谷,平津战役期间任东北野战军第10纵队独立8师作战科科长。 

    王谷,乳名王宗魁。读书期间,受五四运动和先进思想的影响,积极参与学生运动。当局为加强统治,镇压学生运动,逮捕所谓闹事学生。他为表斗争毅志和斗争决心,更名为王折起,即“不屈不挠,折而再起”之意。1937年“七七”事变后,他毅然放弃学业,投笔从戎,未来得及同家里的妻子和两个心爱的女儿告别便奔赴延安,进入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军事班学习,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这时又更名为王谷,即“置自己于山谷最低点,再逐渐向真理、向胜利高峰攀登”之意。 

    在解放东北的战役中,王谷多次荣立战功。随后,他率部入关作战,参加平津战役,承担着包围北平的任务。1949年1月14日,王谷奉命到天津前线第1纵队观摩作战,不幸被敌人炮弹打中,火速送往廊坊后方医院,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光荣牺牲,年仅35岁。

王甫廉

 王甫廉,平津战役期间任东北野战军第2纵队司令部通信科科长。 

    1949年1月,王甫廉在战前勘察地形和外围战斗中不幸牺牲,时年33岁。

马克正

马克正,东北野战军第2纵队独立第7师1团副团长。 

    1936年,马克正读中学时在文章中写下了“青年之责任,将我国拥护到光明灿烂之途”的豪情壮志。1937年初,马克正策划举行了梧桐河金矿矿警起义,后被编入抗联6军4师29团,成为一支新生的抗联力量。1941年11月,马克正受党派遣,赴苏联参加野营训练,1945年,苏联对日宣战后,马克正同苏联红军一起打回东北。 

    1949年1月8日,在天津外围作战中,马克正到前沿视察,研究部队进攻冲锋的道路时,不幸触雷牺牲,年仅29岁。

李耀德

李耀德,平津战役期间任东北野战军第1纵队第3师第7团参谋长。 

    据战友刘德胜回忆,李耀德带领部队参加过大小战斗百余次,敢打硬仗,善打硬仗。“在其塔木战斗他亲自指挥爆破队下炸药,攻克敌人四座地堡。战斗到第二天,我负了伤,他的伤口也淌着鲜血,他却把自己的棉衣脱下来裹住我受伤的腿,怕冻伤,他只穿一件毛衣,在寒风大雪中,一步一瘸,忍着疼痛把我背下了战场。如不是耀德同志舍身相救,我不被敌人打死,也会在零下40度的严寒中冻死。” 

    1949年1月14日天津战役中,李耀德坚持在战场一线指挥,及时摸敌情,掌握部队行进动态。他率领团突击营从西营门突破,为尽快跑到队伍前头有效指挥,察看前卫营地形,他跳出战壕去探路,不幸在西关大街附近踩中地雷牺牲,年仅29岁。

李惠民

 李惠民,平津战役期间任东北野战军第2纵队第6师第17团参谋长。 

    李惠民作风正派,切实深入,对问题处理及时,对军事学习主动钻研。1949年天津战役时,李惠民在西马路附近英勇牺牲,年仅28岁。

李辉

李辉,平津战役期间任东北野战军第5纵队第13师政治委员。 

    平津战役时,13师作为5纵的先头师,经义县、建昌、喜峰口火速入关,参加平津战役。为不过早暴露我军战略意图,李辉等率全师夜行晓宿,边开进,边动员。李辉要求军政干部夜间行军采用传话、油印快报、三五分钟的简短讲话等生动活泼的形式,对部队反复进行入关作战,配合兄弟部队解放华北,解放全中国的宣传教育。辽沈战役后,该师未休整,就以一天要走120余里路的快速行军,赶往平津前线。指战员们虽然十分疲劳,但却情绪饱满,求战热情高。李辉夜间率部行军,白天到各团召集干部研究如何开展思想、体力互助,加强军民团结和组织纪律性,打好入关第一仗,打出13师的威风等问题。正当部队浩浩荡荡通过喜峰口,快踏进关内时,却不幸发生车祸,徐国夫负重伤,李辉和政治部主任胡寅光荣殉职。李辉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年仅35岁的生命,现安葬于石家庄华北烈士陵园。

兰芹

 兰芹,平津战役期间任东北野战军第10纵队第84团副团长。

     辽沈战役的黑山阻击战中,兰芹指挥部队英勇冲锋反击,在高家屯战线的最后一个制高点——101高地上,与国民党精锐部队展开激烈的肉搏战,最终成功夺回失守的阵地。

     1949年1月14日,兰芹在与其他几名指挥员在天津前线东野1纵一个指挥所观战、学习攻坚战经验时,不幸中炮牺牲,年仅31岁。

纪云悌

纪云悌,平津战役期间任东北野战军司令部通信科科长。

     在天津西营门附近指挥作战时,纪云悌不幸被炮弹击中,壮烈牺牲。纪云悌生前曾留下一张照片,部队为他召开追悼大会后,将这张照片交给他的嫂子保存。1963年,纪云梯烈士的家乡发大水,他嫂子放弃家中所有物品,趟着深至胸部的洪水,抢救出烈士的这张照片。

胡寅

  胡寅,平津战役期间任东北野战军第5纵队第13师政治部主任。

     胡寅于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7年考入山东大学。抗日战争开始后,他投笔从戎。抗战期间,胡寅率部多次袭扰日军和伪军部队,令敌人十分惊惶,汉奸特务甚至用“出门就叫你碰上胡寅”的话互相咒骂。抗战胜利后,胡寅奉命赴东北战场,在解放长春和四平战役中,率先垂范,身先士卒,曾两次负伤。此外,他还特别善于做思想政治工作,深受战士们的拥护和爱戴。

     1948年12月3日夜,李辉、胡寅等乘车入关途中,不幸遭遇车祸牺牲,年仅36岁。

范鲁

 范鲁,平津战役期间任东北野战军1纵队司令部侦察科长科长。

     范鲁有纵队首长“千里眼”的美誉。1949年1月天津战役打响后,他随1师1团突破守敌防线。在沿南马路向守军警备司令部方向攻击时,敌人隐蔽在两侧楼房内,实施交叉火力阻击,附近还有两个喷着火舌的碉堡。为拔掉钉子,消除后续部队进击的威胁,范鲁与团首长进行攻击部署,刚下达了任务,他就被打来的炮弹击中,壮烈牺牲,年仅29岁。

杜存典

  杜存典,平津战役期间任东北野战军第2纵队第6师第18团团长。

     天津战役时,杜存典指挥第18团负责攻打外围三元村。1949年1月5日,部队在召开作战会议时,杜存典带1营营长孙进亭、侦察股长王天然去接1纵2师两个交接的阵地。途中不幸遭敌人炮击,孙营长和王参谋当场牺牲,杜团长身负重伤,纵队卫生部长急忙带人抢救,终因伤势太重牺牲,年仅26岁。

陈仲凯

陈仲凯,平津战役期间任东北野战军第10纵队第82团副团长。

     1949年1月,陈仲凯在天津战役中遭敌炮击,壮烈牺牲,时年33岁。现安葬于华北军区烈士陵园。

陈忠义

陈忠义,平津战役期间任东北野战军第2纵队第4师供给部部长。

     陈忠义17岁参加革命,后被反动军队围剿时,3个月未吃一粒米粮,终日以河沟水煮野草充饥。他营养不良,吃草中毒,头胖体肿,但未因之挫伤革命之志。他前后参加战斗三百余次,作战勇敢;负伤四次,被敌枪横穿鼻梁骨、面颊、右眼眶等数处,当即昏倒不省人事,在血泊中历经两三个小时,才被同志们抢救。当时,他的情况不佳、医药不良,使鼻骨塌陷,呼吸不畅,而成残废,不能再战斗,改为供给工作。大军进关,陈忠义坚决跟随部队,后即展开天津战斗,工作繁忙,不能休息。1949年,终因贫血之体疲劳过度、鼻骨塌陷、呼吸不通,窒息而牺牲,时年36岁。

苌征

苌征,平津战役期间任东北野战军第8纵队第65团政治部主任。

苌征的父亲苌宗商是一位思想进步的开明士绅,曾长期支持我党的地下工作,并于194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时期,他始终认为只有投靠坚决抗日的共产党,才有出路。于是毅然命婚期已定的独生子苌征去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

苌征入伍后,在部队中一直表现突出。解放战争时期调入东北,参加了锦州、辽西、东北夏季攻势等,作战积极勇敢。1949年1月13日,苌征率部攻打民权门外围战斗中身负重伤,于17日光荣牺牲,时年32岁。

钟银根

钟银根,平津战役期间为东野8纵24师70团1营1连9班班长。 

1949年1月14日,天津战役打响后,钟银根所在的连队担任“打开民权门突破口”任务。民权门是敌人重点布防地区,战斗异常激烈。上午11时20分战斗开始后,他们在15分钟内突破了敌人11道障碍物,占领了5座碉堡。旗手钟银根高举红旗风驰电擎般地冲上城头,把红旗插在民权门上。战火中的红旗是激励战士们奋勇杀敌的标志,也是敌人的眼中钉。垂死挣扎的敌人疯狂反扑,一发炮弹落下,钟银根不幸双腿被炸断,红旗倒了下来。轰鸣的枪炮声把他从昏迷中唤醒。旗手的责任、战士的荣誉支撑着他,强忍剧痛,再次扶起红旗。敌人的炮弹呼啸着打来,旗杆被炸断,红旗又一次倒在地上。“人在旗在”,钟银根顽强地爬向红旗,双手抓住旗杆,双肘撑在地上,用自己年轻的生命把红旗又一次树了起来。最终,钟银根在敌人炮火的攻击下光荣牺牲,年仅16岁。